您的位置: 主页 > IT“茫一代”转型记:创业维艰 苦乐皆有

IT“茫一代”转型记:创业维艰 苦乐皆有

腾讯科技 宗秀倩 11月24日报道

“心在寻找,眼睛才会看见。”

写这句话的人是一个微博上叫比萨陈 的人,真名是陈宁,原来是通信行业中的一员,三年前淡出转卖披萨。对于这一举动,他解释原因说,自己并不是通信行业从业者中特别聪明的人,所以“屌丝主动降级”。

不止是陈宁,也有一些人从IT行业退出开始做传统行业,有的人成功,比如“云海肴”的合伙人户峰阳,也有的人不成功,比如跑到通州养生态鸡又回到互联网公司工作的阮哲。

齐豫的《梦田》里唱道:“每个人心里一亩一亩田,每个人心里一个一个梦,一颗呀一颗种子是我心里的一个梦。用它来种什么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

创业百态,人生悲欢离合。是退出还是坚守,很多IT从业者都在想这个问题。历史无法先验,人的生活也不可能从头来过。“看五年,想三年,认真做好一两年。”陈宁说的很对。

他们的故事

云海肴的创始人户峰阳,曾经是一名软件开发工程师,81年的金牛座,人们都亲切地叫他“小户”,今年年初,他逐渐淡出云海肴的日常运营,交由公司其他人管理,开始了一种“修行”的生活。

在鼓楼大街上的一个叫“16hostel”的四合院里,他早上起来打扫院子的卫生,背背单词,看看书,看起来闲云野鹤,安适又惬意。坐在阳光房的中间,用一台笔记本上网,一边发微博,在微信“朋友圈”里招徕一些短租客,一边在网上和其他云海肴创始人讨论餐厅的发展规划。

小户当年为“成为一个厨子”的夙愿,放弃钟爱多年的IT业,踏入“水深火热”的餐饮业。从2007年,他不再写代码,到自己的家乡河南郑州开了一家叫“云南味道”的餐厅。有了做餐厅的经验后,他又和几个80后的伙伴一起,开始进军北京的餐饮业。

2009年10月,云海肴在北京后海正式开张,云南风情的装饰,新鲜活力的菜品,成为云海肴吸引食客们的特色,此后三年又连开几家分店。小户说,团队的管理人员已经成熟,足以支撑开一家新店,年后预计第六家店将开张。

小户说,IT人的智商比较高,在大互联网公司做,可能做出来就看不到成就感,”分不清成就到底是属于这个平台还是自己的。“但做餐饮不同,相对更为真实,每天能看到实在的东西,比昨天卖的好还是卖的差。

种几亩地,养些鸡鸭,回归田园,呼吸泥土的芬芳也是很多IT人的梦想,不过,将梦想转化成商业模式,则很难。

阮哲,85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软件硕士,学习生涯一路平顺,本科还未毕业已拿到了微软亚洲工程院的录用通知,刚毕业已经拿到20万的年薪,这足让同龄人觉得羡慕。

做了四年的IT项目后,阮哲也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2010年,他在广东看到一个朋友做的有机种植项目,为广州市民提供有机蔬菜配送,生意很红火。在了解项目的细节之后,他觉得在北京做这样的项目比较可行,回到北京开始做有机蔬菜的电子渠道配送。

为什么要转做传统行业?阮哲说,IT公司的特点是前期的研发成本很高,客户越多,后期维护的成本也就越低,但是同一领域往往只能由一两家公司垄断市场。而传统行业却可以同时存在几千家公司。

但进入新行业需要学习新的知识。阮哲离开IT行业创业,发现自己曾经习得的IT知识没法给自己的创业派上多大用场,他考虑的事情不再是技术,而是市场推广以及供应链管理,养殖知识也要从头学习。

阮哲觉得,自己当初创业的想法过于简单。一开始阮哲想建一个网站做电子商务,搞有机蔬菜的配送,从有机蔬菜农场主批发,然后通过电商渠道配送。

这个想法很好,但真正做了之后才发现,广东和北京两地的消费习惯很不同。广东人比较重视养生,在食品安全问题频频爆出后,特别是有孩子的家庭,愿意为有机食品多花点钱买单。北京的居民则不一样,一来北京人习惯从菜市场买菜,二来没有广东人嘴那么刁,比如,西红柿是28天还是30天成熟,北京居民也吃不出有什么差异。有机食品对配送时间的要求比较苛刻,比如必须在中午午餐之前送到用户手中,配送成本高企。配送了一年后客户“没有持续消费的动力”,渐渐都流失了。

阮哲只好放弃蔬菜配送的生意,转做生产商,专养农家走地鸡。此后两年,他在北京通州,后来大兴等地花费近百万,包下了数十亩地,办起了养鸡场,喂养走地鸡,比如芦花鸡,贵妃鸡等,规模最大时养鸡1万只左右。

不过,鸡苗经常生病,农家走地鸡的成长期又长,因为缺乏养殖经验,市场推广不力,到今年夏天时,几批鸡都已经死光。阮哲结束了自己的创业,重操旧业做起移动互联网行业。

陈宁,也是80后,比起阮哲,也失败过,创业经验要丰富许多。

上一篇:“IT设备租赁行业会越来越好” 小熊U租曹维军做客北京城市广播电台分享创业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