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天津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天津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童年书香(图)  

李克山  
 

天津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儿时的我,非常爱看小人书,虽然都是黑白的,但里边生动的人物形象、精彩的故事情节牢牢吸引着我,使我爱不释手。没钱买,就和小伙伴们憋出个主意,给生产队的饲养场打青草卖钱买。我虽人小力薄,但每个星期日也能打好几筐,卖好几角钱。攒了一两块,就恨不得和小伙伴们“飞”到集市的小书店去。每次买小人书回来的路上,我们总是开心得有说有笑,边走边看,过路的小朋友不时投来艳羡的目光。

  几年下来,我们用自己挣的钱和父母给的零花钱,每人都买了几十本小人书。我的小人书有英雄故事《刘胡兰》《鸡毛信》《红军墓》;有侦探故事《侦察队》《秘密图纸》《匪巢覆灭记》;有民间故事《杀狗劝夫》《太湖风云记》《少爷和侯七》;有神话故事《天鹅宝蛋》《牛郎织女》《龙女的故事》……只是那时连个小书架也没有,我就把小人书装在两个大点心匣子里,并且按买的先后顺序,用阿拉伯数字给它们编上号,不看时就放在有围帘的八仙桌底下。夏天,我们不睡午觉,拿着小人书跑到小河边的柳荫下看;冬天,大家扎在谁家的热炕头儿上看。有小人书看,对我们来说犹如蜜蜂飞进姹紫嫣红的花园里、羊羔跑进绿油油的草地,浸沉在书香中,丝毫不被外界所打扰。我们有时自己看自己的,有时相互换着看,也有时几个小脑瓜顶在一块儿看。我的童年,可以说是一个充满浓郁书香的童年。

  到外村读高小,我们不再满足只看小人书。班主任田兆民犹如雪中送炭,在班里给我们办起“图书角”。他首先拿来一摞书,有《老人与海》《伊索寓言》《十万个为什么》《格林童话》《鲁滨孙漂流记》等等,我们“呼啦”一下围拢过来,如饥似渴地争看。有了田老师的带头作用,我们也把自己家里的存书拿来。很快,班里的图书角建成了,几十本封面各异的儿童读物,让教室里充满书香气息。由于我办事仔细认真,大家选我当图书管理员。可是图书放在教室后面的书桌上,我总有点儿不放心。还好,我们的语文老师赵红玲搬来一只不太大的箱子,有锁头和钥匙,打开箱子,里边有一股香皂味,我想一定是她装衣裳用的。我喜出望外,把图书一本本装进箱子里,还请田老师用毛笔写上“图书角”三个大字,贴在书箱侧面。晚上放学时,我总忘不了把书箱锁好。

  班里有了图书角,同学们不用老师发话就早早来到学校,教室里、院区的花坛旁、校门外的小河边,到处可见读书人。赵老师除给我们进行阅读指导,还定期给我们安排了“朗诵会”和“故事会”,使我们所读的课外书有了用武之地,因此,同学们的读书兴趣更浓了。可是几十本图书,一两个月大家就都轮流着看过了。班主任真有办法,那就是组织我们利用课余时间搞“创收”买书。夏天带领我们到野外割青草,秋天带领我们到收割完的黄豆地里拾豆粒,冬天带领我们给镇设备站加工打麻绳……这样,我们每月都有一定的收入,总能添置一些新的图书。劳动,锻炼了我们的动手能力;读书,开阔了我们的思维视野;学以致用,提高了我们的写作水平。有书相伴的童年,甜蜜无比。

  我高小毕业后,上初中、高中、大学,就像跑接力赛,依然书香相伴,并且我由读过渡到写,前后出版了十几本书,成了作家。退休时,我把自己千余册儿童读物捐献给一所农村小学的图书室,是希望孩子们在悠悠书香中度过快乐美好的童年。(武清)

上一篇:为什么《集合啦!动物森友会》里的放贷人是一只狸猫?
下一篇:《泰拉瑞亚》1.4动物学家介绍 动物学家入住条件是什么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