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阅读,决定了我作品的风格与气质

阅读,决定了我作品的风格与气质

阅读,决定了我作品的风格与气质

  张虹 受访者供图

  “文学陕军”光彩熠熠,在中国文坛都有一席之地,而女作家也是“文学陕军”的中坚力量。省作协副主席张虹,由于长期生活在安康,有些读者会对她感到陌生,但读过她文字的人,都会被她笔下敏感细腻的人物打动,她丰富的艺术想象力让人折服。张虹说,作为作家,读书是必修的功课。谈及她的读书故事,她有很多话想说。

  在图书室老师的帮助下

  如饥似渴地阅读

  张虹告诉记者,她从小在乡村长大,幼年的读物是一些连环画,如《铁道游击队》《地雷战》之类。“小朋友们之间互相传看,每借到一本,我就爱不释手。我有个表姐当时正在谈对象,男方为讨好她差不多天天来找她。我趁机提出让他每次来时给我带本小人书。他就到处寻找小人书以满足我。后来,这成为了家族笑话”。

  然而真正如醉如痴地爱上读书,却是初中之后。她回忆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学校基本停课。但学校有个图书室,管理员是校长的爱人金水莲。“因为校长挨批斗,校长夫人金老师也总是低眉垂眼,而不懂事的学生们更是对这位低眉顺眼的老师以各种欺负。唯我见了她还是恭敬地叫她一声‘老师’,这让她感动。我去借书时,她总是热情地给我推荐。那时候,同学们整天都在外面参加各种运动,我却整天泡图书室。”正是在金老师的推荐下,她把《红岩》《红旗谱》《林海雪原》《青春之歌》等“十七年文学”的重点作品通通看完了。时间一长,她和金老师也混熟了。“有一天快下班的时候,她神秘地关上门,还从里边反锁了,然后指指身后的一道门说,我今天让你见识一个‘宝库’。我有点愕然,这是什么‘宝库’?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的,都交叉着贴满封条。金老师打开门,一股浓烈的霉味儿扑面而来,进到里边,我惊喜得差点叫出声来,里边排满书架,书架上塞满图书,只是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金老师在前面边扑打边抽出一本《牛虻》,告诉我,‘这里边都是外国文学书籍。你若喜欢,可以天天来看。你进到里边,我从外边把门锁上,这样,谁都不会知道。只是,你得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张虹回忆说,这些书,在那个年代被列为“禁书”,金老师这样做冒了很大风险,爱书的她必然会保守秘密。

  书籍是人生的港湾

  在这里才能找到心灵的归宿

  金老师悄悄退出去锁了门,张虹当即就坐在地上读那本《牛虻》。“也许是小说里的主人公亚瑟忧郁的气质契合了我内心的敏感,我一下子就迷上了这本书。从此陷进书籍的海洋,一本一本读下去。《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怎么办》《复活》……每天读到昏天黑地,每次都要金老师反复催,我才肯出来。”金老师见她这样爱读书,就冒险用报纸包了书让她拿回家看。张虹家离学校很远,途中要穿过南沙河。她边走边读书成了南沙河两岸一道风景,乡人们常常赞叹这是个爱读书的傻姑娘。

  也许是这段经历影响了张虹,她说自己特别喜欢外国文学,觉得外国文学里有种独特的东西,可以让精神飞升。比如《牛虻》《安娜·卡列尼娜》《简·爱》《船讯》《荆棘鸟》《萤火虫小巷》《纸牌屋》等等。

  很多作家都说,读书改变命运,张虹也认为:“广泛阅读对我的创作有着决定性影响。阅读将我从狭窄的乡间带向无限广阔的海洋,而且决定了我作品的风格与气质。可以说,没有书籍的滋养,我不可能走上文学创作之路。”她说:“我迷恋读书,任何时候都没有间断过。读书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有时在外应酬,回来很晚了,但也得看会儿书才能入睡。现在每天读书不少于两小时。”

  采访结束之际,她很深情地寄语青年读者:“书籍是人生的港湾。只有停泊在这个港湾里,心灵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宁。希望每个青年朋友都能爱上读书,找到心灵的归宿。”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张静

上一篇:斯里兰卡爆炸袭击,远离硝烟的我们该如何跟孩子聊和平?
下一篇:“和平列车”医疗队将在老挝巴色和阿速坡开展义诊活动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