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侠客岛:香港的国民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侠客岛:香港的国民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原标题:【解局】香港的国民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侠客岛按】

香港暴乱发生以来,大家都在思考,香港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随着局势的发展,现在暴露出香港的政治、教育、传媒、司法等方领域存在相当大的漏洞。

昨天,岛上推送了【解局】谁主香港?来解析香港的政治问题,今天向岛友推荐顾敏康教授的文章,他曾任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副院长。此文从教育角度进行分析,一起来看。

侠客岛:香港的国民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顾敏康

在持续两个多月的香港乱局中,不少香港年轻人成为蒙面 “黑衣人”。他们在多地实施暴行和破坏,叫嚣要“揽炒”(粤语中“同归于尽”的意思)。这令人震惊,也令人痛心。

是什么让这些年轻人如此暴力?又如此敌视这个社会?

事件发生以来,每个中国人都在思考问题的根源。前特首董建华先生曾心痛地指出,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中学生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

在我看来,诚如董先生所言,香港通识教育有大问题,而事情不止于此,香港的整个教育制度也需要重新检讨。

教师

如果说香港的教育“病”了,那么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问题,其次是教材出了问题。因为教育效果如何,关键在于什么人教和教什么内容。

先说说教育者的问题。如果教师客观中立,则学生幸运,有可能被培养出真正独立和客观的思考能力。

香港重新回到祖国怀抱之后,首要解决的问题应是“国家观念”的问题。问题是,有多少香港教育者具有这种观念呢?

现在并没有一个对香港教师观念问题的调查数据。但有一个案例可以证明一些问题,那就是由香港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教师组成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

这个被称为“教协”的组织现有会员9万人,是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参与会员最多的组织。可问题是,“教协”早已被反对派势力把持,近年它已蜕化为一个鼓吹“反中”、“反政府”的组织。

侠客岛:香港的国民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教协”官网截图。“教协”会用医疗服务等福利吸引教师加入。注意,官网右侧发表的“新闻稿”

2013年,“教协”出版《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以“占领中环”为议题》,注明是“公民及通识科教材”,并请到鼓吹“公民抗命”的非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做顾问。

2016年8月,“教协”领袖叶建源不但表态支持中学生在校园内宣扬“港独”,更把他们美化成“有主见、个人见解及关心时事的中学生,较有强烈本土意识”。

几天前,“教协”还主动发起示威活动,煽动学界去维园示威,以“强力表达”政治诉求。“教协”理事张锐辉更纵容乱港团体煽动学生罢课,称“他们有表达政见的权利”、“老师要让他们实践”云云,甚至鼓动老师在校内搞冲突。

曾任通识教育教师联会主席的中学教师赖得钟,被发现以“黑警死全家”标语,作为其社媒个人专页的头像照片。有人实名向教育局投诉,指其做法是“鼓吹欺凌警察在校子女”,超出道德底线,并违反《教育专业守则》。

持有这样激进立场的教师去教通识课,去给学生们讲述香港的示威游行,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呢?

侠客岛:香港的国民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教育

最近,在网上流传的香港通识课本内容令人触目惊心。那么问题仅仅在中学生阶段吗?

我经过调研发现,在香港,连幼儿园、小学使用的教材都有问题。

在最近曝光的香港九龙塘某间幼儿园使用的教材里,有个童话故事是这么讲的:中国是暴虐的国王,而英国是一位神奇的魔法师,最后魔法师救了自由港。

当一批批还是“白纸”的孩子们一次次阅读这样的故事时,一种对祖国仇恨、扭曲的种子,就在心里种下。

最近还有香港家长群组传出,沙田地区一名校的小二常识科工作纸,要求就有关《逃犯条例》游行画画,有小学生画出警方与示威者对峙场景。

校长及家长均认为,这样的议题根本不适合小学生工作纸,质疑教师是否故意将个人政治观点带入课堂和作业上。

再来说说问题最严重的的通识课教育。

从有关介绍看,香港开设通识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加深对社会、国家、世界和环境的敏感和关心度;同时提高学生的批判思考能力,并将各科各类的知识融会贯通。

这看上去似乎非常合理,但实际情况可能“南辕北辙”。

比如,通识课分六个单元:个人成长、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全球化、公共卫生、能源科技。

上一篇:新编川剧《乌蒙山脊梁》歌颂脱贫致富的时代精神
下一篇:斯里兰卡爆炸袭击,远离硝烟的我们该如何跟孩子聊和平?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