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孩子为什么要读神话?

孩子为什么要读神话?

神话以瑰丽的想象与深植的精神内核,构建起我们的文化认同。 孩子为什么要读神话?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6月24日        版次: 28     作者:

孩子为什么要读神话?

 

女娲造人(出自《我们的神》一书插图)

 

▌张玉瑶

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后羿射日、嫦娥奔月……这是中国人从小接受的神话系统,也是代代相传的信仰所在。来源于先祖想象的瑰丽神话,在科学时代到来之前,向中国人解释了世界和人类的起源以及人们无法理解的种种自然现象,构筑起一套我们独有的世界观和价值体系。直到今天,也依然以神奇的光晕,启发着孩子们的想象,激发着现代创作者的灵感。但时空变易,散落在古书中的许多神话故事已被遗忘或从未被发现过,需要去重新掇拾。

严优便是这神话世界的一位“领路人”。她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此前出版过解读中国神话的专著《诸神纪》,颇获好评,近日又出版了专门给小读者的神话读本《我们的神:写给中国孩子的神话》。她希望能通过相对体系化的知识输出,让孩子们对中国的神话世界有个整体的印象,提供中国神话的“基本款”。

与很早就注重体系整理的西方的希腊—罗马神话比起来,中国神话显得相对零散。严优解释说,其原因一是中国文化的多源性,不同时代、地域、族群的神话世界难以完全融合;二是历史上中国神话没有进行过彻底的系统化,儒家传统对神话也不重视,未形成显学。因而,中国神话多以只言片语留存在古籍中,需要今天的人们去钩沉和分析。在书中,除了人所共知的盘古、女娲、嫦娥、三皇五帝等,还有相对“小众”的风神箕伯、雪神滕六、花神女夷、木神句芒等,构成包围着中国人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神的世界。

据严优总结,中国神话存在这样一些特点:第一,恢弘壮丽、多姿多彩,这与中国神话的多源性有关,也与中国神话的文学化有关,譬如曹植的《洛神赋》对洛神形象的传布功不可没;第二,有明显的道德倾向,这可能与儒家传统对神话的整理改造有关。比如黄帝,在古佚文《十六经》中记述他对待战败的蚩尤,会剥皮做靶子、做肉酱命人分食等,形象还是很凶狠的,但资料时代越后,其形象就越正面,《淮南子》中述其“平而不阿,明而不苛”,后来更被奉为华夏人文始祖。相比起中国神祇的这重“道德楷模”色彩,希腊诸神则更充满“人性”,如宙斯的好色、赫拉的嫉妒,不那么追求道德完美;第三,有人伦倾向,强调神与神之间的亲族关系和世系,强调“伟光正”的共性而非个性;第四,越往后越重视功能性和实用性,从神话最初创作时的纯粹愉悦,转入强调其对人类社会的功用,上能支撑皇权统治,下能满足老百姓婚姻、子孙、升官、发财、长寿等多面的日常需求。

在大人们看来,神话在想象性和故事性上类似“童话”,孩子读起来有天然的合理性。但实际上,不如说孩子的思维和神话思维天然有某些相通之处。如严优所说:“神话是人类童年时期的精神瑰宝,而人类个体的童年常常在迅速地经历和重复人类这一物种童年的精神历程,孩子们对这个世界发出的疑问,常常与远古人类的话题和疑问相似,这是神话之所以对小朋友独具吸引力的原因。换句话说,今天我们通过讲述神话的方式来帮助孩子们建构自己的精神世界,可能比其它方式更具备天然的优势。”

神话虽远古,但今天的孩子阅读起来,从中依然能获得许多教益。严优认为,从实用的层次上,神话能滋养孩子的日常生活,启发他们的想象力与创新力,丰富其文史知识库存,譬如去故宫参观能明白龙生九子有几个在宫殿屋脊上、到龙王庙知道为什么古代中国人大旱时向龙王求雨等;而在深层面,神话则能够潜移默化地建构孩子的精神世界,获得许多遗留在神话中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精神遗产。她举例说,孩子们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不只是因为外貌认同或种族认同,而是一种文化认同,神话正是以生动的形式、鲜活的故事来支撑着这种认同。“盘古开天,传达出创造新世界的开拓精神;女娲补天,传达出来自母亲的、家族的、血缘的稳定性、凝聚力和关怀;夸父追日,勇于挑战自我,去突破自我的极限;神农尝百草,自我牺牲,勇于钻研,为了追求真理不惜以身殉道……这种种精神通过故事讲述浸透到孩子们的骨子里,传递给孩子们强大的精神力量,也支撑他们在未来的关键时刻做出更加有力、更加有意义的选择。”

上一篇:魔幻电影《列神记Ⅱ》塑造全新东方神话英雄
下一篇:山乡“镶金” 田园如画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