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韩国现代围棋史8:围棋英雄神话消失的这十年

韩国现代围棋史8:围棋英雄神话消失的这十年

1995年韩国开设围棋TV台

1995年韩国开设围棋TV台

  新浪体育讯  5、英雄神话消失的这十年

  约2010年起,一些现象在围棋界越来越明显。

  1、团体循环赛占支配地位,挑战棋逐渐消失。

  2、个性从围棋的内容消失,对局者被不安所追逐,10分钟快棋在泯灭围棋的个性。

  3、以排名制评价棋手,这其实是向平庸看齐的平均化。

  这些现象的出现并不偶然,简单说围棋的内涵里不再有人的故事,进而个体从围棋消失了。其病首先在于过度的体育化。导入足球、棒球式的俱乐部制,替换围棋的胜负结构,虽然有得,但得不偿失。过度的体育化会舍弃掉“挑战和迎战”这一人类固有的生命力。

  把用时限制在10分钟以内,等于是加速从棋盘驱逐个性,而个性会发展为棋风。其实,英雄神话的核心就在于英雄的个性。

  排名制有无视人之个性的倾向,其平等观是一种流于平庸的平均主义。70年代二连霸棋王战的金熙中,在其他棋战成绩并不好,而排名制会无视这种棋手的特性,只会以分数评价棋手。排名制其实无视的是人的能动性和挑战精神,以及有血有肉的、人之生动的个体。(译注:藤泽秀行“一年只赢四盘棋”,下棋圣战番棋的时候,因酒瘾不能戒断,手颤不能拿子,只有咖啡里偷偷搀白兰地进对局室。围棋的体育化追求的是整齐划一的、运动员化的竞技技术和状态,饮酒抽烟不能,假以时日还需要检测兴奋剂。其实围棋的体育化驱逐的是围棋独有的风流。围棋不再是棋手一生追求的目标,只是沦为运动员竞技的工具。而积分制,如果时越和柯洁一年有好几个番棋要争,谁还管积分到底是多少?排名制下,不会再有第二个藤泽秀行。)

  1995年,韩国开设了围棋TV台,而且正值因特网普及,传统纸媒渐渐失去影响力。而围棋TV,为了转播之便开始缩短对局用时,同时主导团体对抗赛,而当今围棋的“三大病”,其实都由始于围棋TV。

  因为围棋的用时缩短,观战的棋迷也无法把自己代入棋局里。时间倥偬之处,不可能留下人的痕迹,进而人的故事也会消失。空有胜负而无故事,围棋的胜负结构也就二维化了。

  6、英雄神话的教训是什么?

  二十世纪4、50年代让日本围棋兴盛起来的十番棋,其胜负究竟具有什么属性,不妨读读“玄玄阁”发行的《斗魂坂田荣男》中的一段。

  “升降十番棋,在对局制度中最为残酷。(中略)把权威的段位抵押上去,称其为生死决斗也不为过。所谓‘龙虎相斗,必有一伤’,棋迷们的视线全部聚焦到十番棋,其狂热燃遍了全天下。”(译注:文容直先生写完此系列一年后,上演了“古李十番棋”)

  十番棋就是英雄神话的结构。而名人战、本因坊战等挑战棋,其内涵也是相同。韩国的挑战棋,即国手战、名人战、王位战,其内涵也无二致。其胜负结构就是英雄神话的结构,即是挑战、失败,再挑战的过程。揭示人类内在的英雄神话结构,即是围棋胜负的结构。所以,无论在日本还是在古代中国,挑战的英雄神话结构,始终成为了围棋的生命力源泉。

  19世纪初,幻庵因硕和丈和围绕名人棋所展开的盘外的明争暗斗,使围棋更加充满人性的内容。政治的谋略和人的悲剧,为盘上的内容提供了更加丰厚的背景。只有在此背景和过程下,围棋才会成为具有人性的技艺。

  不妨回顾当时争棋的内容。棋局凄绝的内容,若没有背景就不可能存在,幻庵因硕为了主张丈和没有名人资格,把自己的弟子赤星因彻推到了前台。即幻庵因硕向政府主张,丈和如果不能执白赢下当时七段的赤星因彻,就没有名人的资格。但结果不仅输了棋,而且弟子赤星因彻吐血后不久身亡。

图5(赤星因彻“吐血之局”)

图5(赤星因彻“吐血之局”)

  白2是震铄古今的妙手。其妙味在于,以下按字母顺序,白棋可以先手逃脱右下角的囚笼。白2是极尽利用黑棋右边余味的“适中”的一手棋。

  赤星因彻“吐血之局”的意义在于,揭示了日本围棋的认同性是什么,它既是神话,同时也成为了活生生的现实,而这即是人类的文化史。的确是如此。曹薰铉和徐奉洙的对立结构,70~80年代成为了韩国棋坛的叙事诗。接着曹薰铉和李昌镐的对立结构成为了90年代的叙事诗。

  但是,李昌镐和李世石的对决,在2000年代并没有谱写成叙事诗。

上一篇:13年打造另类传奇 王文京讲述股市神话背后故事
下一篇:科学家研究发现神话故事中“飞毯”飞行的原理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