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就这?! Part 2 of 2:DC爱情故事之人鬼情未了

就这?! Part 2 of 2:DC爱情故事之人鬼情未了

【概览——要SnyderVerse,还是要DCEU?】

DC和漫威之间从来不存在真正的对抗:当后者建立了一整套完备的当代超级英雄电影拍摄指南的时候,前者才刚刚发现,DCEU最大的敌人是DC和华纳自己。没有合纵连横的凯文·费奇,给《绿灯侠》擦屁股的华纳还在寻思该吃克里斯托弗·诺兰还是扎克·施奈德这碗饭。

现在看来,华纳和DC犯下的最大失误是没有意识到漫威代表的不是电影,而是马丁·斯科塞斯所讲的“主题乐园”——坐拥全球六家Disneyland的米老鼠自然知道两者之间的区别。华纳误以为扎克·施耐德浓墨重彩的暗黑调色盘就是制胜法宝,当《正义黎明》不及预期之后,自然也会生出弃若敝屣的念头。殊不知,漫威为粉丝和观众们提供的高度一致的标准化娱乐体验,才是其成功秘诀。

时至今日,华纳和DC依然在用创作电影的思路去指导DCEU的开发工作:滨田·沃尔特口中的“多元宇宙”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其背后依然是混乱和缺乏连续性的制作理念。温子仁的《海王》收获成功,就马不停蹄地以其为中心筹划番外《深海族》;大卫·S·桑德伯格的《雷霆沙赞!》偷塔成功,巨石·强森的《黑亚当》才走上了快车道。

至于扎克·施耐德时代的功臣亨利·卡维尔和他的《钢铁之躯》续集(以及无数有潜力可挖的超人反派们),早就不知丢到哪个角落里了。

扎克·施耐德和他眼中的“SnyderVerse”,从来都不是能够对抗漫威的娱乐产品,而是其个人艺术风格的自然延申:与其谈论现实感或娱乐性,他更在乎如何还原“初恋式”的漫画观感。工业机器与个人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DCEU和SnyderVerse的混为一谈,终于在2016年的《自杀小队》集中爆发,并直接为DCEU按下了重启键。

DCEU想要成长为能与漫威抗衡的漫画电影宇宙,与SnyderVerse的分家是必经之路。后《正义黎明》时代,派蒂·杰金斯的《神奇女侠》就是这样一封绝佳的分手信:既有着严肃的母题,又有着相对轻松的基调;动作戏和画面有着显著的扎氏特征,文戏又有着女性电影人特有的温柔和浪漫。

而这一叙事的核心人物盖尔·加朵,也以其基准线的表演和超一流的颜值,从此取代了亨利·卡维尔和本·阿弗莱克,成为了DCEU中,克里斯托弗·里夫式的形象。

然而,克里斯托弗·里夫也演过《超人3》和《超人4》。理查德·唐纳和制片人伊利亚·塞尔金德之间的恩怨,并没有在《神奇女侠1984》再次上演,但最终的结果却是类似的。和大多数超级英雄电影续集类似,《神奇女侠1984》塞得太满,动力不足,更有着严重的节奏问题。这与是否延续自理查德·唐纳版《超人》的设定和精神无关,而与创作者(和制作人)的主观意志有着更为深远的联系。

就这?! Part 2 of 2:DC爱情故事之人鬼情未了

【制作——看似规规矩矩,其实不讲武德】

《神奇女侠1984》80年代的背景设定,无意间构成了对自身的巧妙讽刺——一个发生在消费主义最高峰的里根政府时期,着眼于贪婪和自我毁灭的寓言,背后的最大推动力是华纳和DC对续集的盲目追求。派蒂·杰金斯享有连扎克·施耐德都不一定有过的绝对权力,与戈夫·约翰斯、达夫·卡拉汉姆合写的剧本却显得非常笨拙和漏洞百出。

剧本中存在的主要问题,都与“许愿石”密切相关。诞生于上世纪初的《猴爪》故事有数之不尽的直接和衍生作品——几个比较有趣的版本:罗伯特·罗得里格兹《奇石》,《JoJo奇妙冒险:星尘斗士》“Judgement”一节,布兰登·弗雷泽《神鬼愿望》,以及更加广为人知的金·凯瑞《冒牌天神》——但如此直白如水、毫无创意的挪用无疑是对《神奇女侠》神话体系的巨大浪费:把仅仅存在于一句台词里的谎言之神拿掉,整部电影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这种流传已久的传统基督教道德剧,需要深度改造以适应现代电影的节奏和模式。《心灵奇旅》的大纲,Body Swap流派可以追溯到狄更斯《圣诞颂歌》,但二者之间的差别显而易见;而《神奇女侠1984》几乎见不到任何适应性改编,也没有逻辑可言:时而可以凭空造物,时而又只能凭体附身;代价时而是即时和明确的,时而又是延时和模糊的。

上一篇:破镜重圆的故事是怎样的?唐代孟棨《本事诗情感》中如何记载?
下一篇:吴亦凡@你看秀,LV 这次又有哪些新花样?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