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读史|阿喀琉斯形象的演变和还原(选录)

读史|阿喀琉斯形象的演变和还原(选录)

朱毅璋(1980年- ),暨南大学历史系讲师,侧重于古希腊神话和宗教研究。著作有:《试论蛇与古希腊的医神》,《史海初航》(论文集),经济日报出版社,2010年。《论希腊神话的“龙”、“蛇”中译问题兼谈古希腊的蛇》,《社会科学论坛》2010年第24期。《洛布版<德谟斯提尼演讲词(II)>部分英译问题商榷》,《世界历史》2011年第1期。

读史|阿喀琉斯形象的演变和还原(选录)

图为朱毅璋先生

读史|阿喀琉斯形象的演变和还原(选录)

图为荷马史诗《伊利亚特》插图之一

一、阿喀琉斯的“肖像画”

阿喀琉斯的基本形象由荷马史诗奠定,并得到传承和发扬。从希腊古风时期到罗马帝国时期的各类古典文献和艺术作品(如诗歌、戏剧、哲学著作、史书、演说辞和绘画等)中,都能看到阿喀琉斯的身影。其故事甚至影响后世的政治人物,如相传亚历山大曾拜谒阿喀琉斯等英雄的坟墓。因此,阿喀琉斯在希腊和罗马地区是一个家喻户晓的神话角色,受到人们的高度尊重。从近代开始,得益于希腊文明研究的兴起和发展、希腊神话和英语俗语的普及,阿喀琉斯的故事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传播。

阿喀琉斯最为后人津津乐道的品德,莫过于他的勇毅、荣誉感和友情。在勇毅方面,他能以一己之力扭转战局;在荣誉感和友情方面,他因自觉受到阿伽门农的侮辱而罢战;他后来因好友帕特罗克洛斯的阵亡而重新参战。其中,阿喀琉斯明知死期会在赫克托尔死后到来、也要为好友报仇的一幕,得到后人的称赞。这些都是人们在阅读荷马史诗后较容易得出的直观认识。

研究荷马史诗的著作多会提及阿喀琉斯,国外相关研究成果甚丰,并影响国内学者。陈中梅、程志敏和晏绍祥的著述包含不少国外学者的观点。今人对阿喀琉斯形象的认识,大体可归纳为“阿喀琉斯除具有史诗英雄的一般共性如体魄矫健、勇猛善战之外,还具有极其鲜明的个性:强悍暴烈、凶猛可畏、坦率正直、光明磊落,爱憎分明、重荣誉、讲义气,同时又横蛮任性、报复心强,有点心胸狭窄和自私,一切以个人为中心,是原始氏族首领中蛮勇骁悍的典型。他的性格复杂性表现在:既凶猛任性又富于友情,既残忍暴戾又不失同情心”。总体而言,今人对阿喀琉斯的评价是褒大于贬的。

当然,有关阿喀琉斯性格形象的讨论不止于此,因为看似无懈可击的传统观点其实存在谬误和片面之处,有深入探讨和扩展补充的空间。譬如,阿喀琉斯的“刀枪不入”和“早死”是极具代表性的谬误观点,其虽为流行看法,实际似是而非。又如研究阿喀琉斯的荣誉感和友谊观的成果虽多,但基本只满足于片面地就事论事而缺少多角度思考,内中其实大有文章。问题产生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受到近现代希腊神话读物的影响,转述时使用非荷马史诗的内容;二是对荷马史诗断章取义,或是没能从整体上进行分析,又或是未能结合荷马社会的特点进行思考,导致结论产生偏差或片面。

读史|阿喀琉斯形象的演变和还原(选录)

图为阿喀琉斯

要还原阿喀琉斯的原始形象,必须要清楚希腊神话的发展特点。大体来说,希腊神话的发展阶段(种类)有三。第一,古希腊本土的口头、文字和艺术上一切有关神明、英雄、自然和宇宙历史的神话,包括被希腊人继承改造的外来神话和前希腊人的本土神话,即“古希腊本土神话”,分两期,以古典时代末为界。第一期,神话主要由诗人们公开吟诵传播和根据听众口味改编,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并能反映一定的社会现实(如同性恋风气导致神话中不少男性神明和英雄都有同性伴侣),至古典时代基本定型。从希腊化时代即为第二期,诗人们的作用一定程度上被哲学家和历史学家取代,虽然希腊神话仍非常流行并有新神话出现,但其传播方式已明显有别于之前。至罗马帝国时期,希腊各城政治上已失去重要性,这些旧城邦神话随之被赋予了承载本城历史、别异我他的意义。第二,时间和空间范围更大的“有关古希腊的神话”,包含古希腊本土神话和其他民族尤其是罗马人的作品,即“希腊罗马神话”。第三,从文艺复兴至近现代,又以19世纪初为界。在初期,希腊神话难言普及,带有个体化、独立化的特点(如成为艺术作品、诗歌等题材),且带有明显的时代烙印和个人风格(如艺术家、作家和音乐家们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理解选取片段创作并加以修改,未必忠实原著)。从19世纪开始,近现代作家整理和融合古代著作,编写出流行至今的各类大众读物,这是希腊神话的主要普及时期。

上一篇:七夕 中华传统文化的“高光时刻”
下一篇:【高清组图】广西:神话故事演绎壮族民风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