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异曲同工的A股造富故事:创新药资本荣光与争议

异曲同工的A股造富故事:创新药资本荣光与争议

【异曲同工的A股造富故事:创新药资本荣光与争议】医药板块作为A股传统的大类资产配置标的,或许会转变为博取超额收益的沃土。连续六个交易日下跌之后,8月23日,微芯生物(688321.SH)市值仍稳坐336亿元上方。而A股市场80%的医药生物上市公司,已被甩在后面。(21世纪经济报道)

  医药板块作为A股传统的大类资产配置标的,或许会转变为博取超额收益的沃土。

  连续六个交易日下跌之后,8月23日,微芯生物(688321.SH)市值仍稳坐336亿元上方。而A股市场80%的医药生物上市公司,已被甩在后面。

  新的市场规则,给医药板块新的猜想。

  一厢是炒作疯狂,另一厢是落寞异常,这种反差,恰是故事的核心,耐人寻味。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这家净利润三千多万、资产规模8.28亿的中小型药企,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不仅将港股同类标的踩在脚下,其上市首日的最高市值——512亿元,更是力压上海医药(601607.SH)、华东医药(000693.SZ)等规模数百亿甚至上千亿的消费大白马。

  除了受科创板本身供需失衡、炒作严重影响外,“创新药”的光环,或许也是促成这场资本盛宴的原因之一。

  “创新药”的炒作逻辑,亦是成熟市场的舶来品。不管是A股、港股还是美股,掌握原研能力的创新生物医药公司一直颇受优待。这种似乎自洽的逻辑,或许将在A股演绎更多故事。

  异曲同工造富故事

  在最新发布的胡润中国百富榜中,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钟慧娟夫妇以825亿元的身家名列总榜单20位。

  这是孙飘扬夫妇2016年以来连续三年蝉联医药领域首富。

  1990年孙飘扬接手恒瑞医药前身——连云港市制药厂——担任厂长时,该厂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来料加工品种,均为低技术含量、低利润率、市场竞争激烈的产品。

  技术出身的孙飘扬上任后主导一系列改革,将重心从低技术含量的仿制药放到创新体系投入,上任次年,孙飘扬便用连云港市制药厂约一年的收入买下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权,此后,又相继斥资在连云港、上海设立研发中心。

  孙飘扬说:“你没有技术,你的命运就在别人手里。我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

  在经历一系列改革之后,恒瑞医药的经营开始稳健向上发展,2000年9月7日,恒瑞医药在上交所上市,上市首日开盘价26.88元,募集资金4.6亿元。

  两个月之后,从美国Galderma药物公司离职回国的理学博士鲁先平,拿着6538万港元(约合5000万人民币)的启动资金,毅然决然地开始了国内创业之旅,科创板第一家原研药企微芯生物由此诞生。

  不过,与微芯生物不同的是,同样是市值突破500亿,微芯生物只用了一天,而恒瑞医药却花了13年。

  但从市值500亿到1000亿,恒瑞医药只用了两年,从市值1000亿到2000亿,恒瑞医药的时间更短,只用了一年。

  2017年11月3日,恒瑞医药以71.95元/股的价值,首次突破2000亿达到了总市值2026.75亿元。

  眼下,恒瑞医药已经稳居于三千亿以上,截至8月23日晚收盘,恒瑞医药总市值高达3383亿元,市盈率高达79倍,是A股市场当之无愧的医药“一哥”。

  当然,这些财富能够体现在孙飘扬夫妇的身上,还得得益于2003年恒瑞医药的股权分置改革拉开大幕,这为孙飘扬夫妇通过曲线MBO实现了个人财富的暴涨,奠定了转折。

  也正是在这一年,刚入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的王晓东毅然回国,担任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下简称“北生所”)所长。

  七年之后,在美国旧金山湾区的一个朋友聚会上,王晓东遇到了刚把保诺科技卖给PPD(美国三大CRO公司之一)的欧雷强,两人一拍即合,于2011年在北生所对面成立了百济神州

上一篇:中国原创英语分级读物《Tales of China 中国好故事》正式发布
下一篇:皇家奇兵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