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地铁上大声演讲的励志哥 曾是个不敢说话的“口吃”

地铁上大声演讲的励志哥 曾是个不敢说话的“口吃”

地铁上大声演讲的励志哥 曾是个不敢说话的“口吃”

   浙江在线08月30日讯  “我叫韩杰,今天很不好意思打扰各位,我是来地铁上演讲的,我以前有口吃的毛病。现在靠着大声演讲,我说话已经挺好了。我今天是来继续自我突破的……”

  昨天中午,在开往湘湖方向的杭州地铁一号线上,一个小伙子站在车厢里,面对乘客,大声演讲自己的故事。

  看到这个开头,你是不是想起了电影《国王的演讲》?

  不敢发言,不敢表白

  口吃让他很自卑

  韩杰打扮挺时尚,白T恤紧身牛仔裤,发型是莫西干头。“我小时候很调皮,老是学一个好朋友说话打结,学得惟妙惟肖,结果后来我自己说话就真的打结了,而且非常严重。”

  韩杰说,小时候他从来不敢站起来回答问题,小学五年级时,老师叫他回答问题,他站了一分钟,一个音都没有从舌头上发出来,紧张得面红耳赤。“有时候说不出话来,腿抵在凳子上抖两下就能说出来,但是那次怎么抖都没用。”

  他曾经喜欢一个女孩子,喜欢了足足5年,但是完全不敢表白。“我就怕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或者抖了一分钟甚至五分钟,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太破坏气氛了。表白本来应该很浪漫的。”说起这事,他还是很遗憾。他给我看了他去西湖边演讲的一段视频,就是向那个女孩子表白的,他练习了很多遍,但到现在还是不敢讲给喜欢的女孩听。

  他不敢和陌生人说话,哪怕是问路,“有一次实在没办法,我找人问路,那句话我是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字和字之间隔了好几秒钟。”

  每天练习演讲5小时

  公共场合曾被指责有毛病

  “我爸妈对我挺好,所以小时候我自卑归自卑,但从来没觉得口吃是个大问题。”韩杰说,妈妈一直对他说,韩杰爸爸小时候也有点口吃,长大了就慢慢好了,“我一直觉得等我长大了,口吃自然就会好的。”

  可是韩杰过完了18岁生日,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发现自己的口吃症状并没有不治而愈,“那时候才想明白,要是我自己不努力,我估计要口吃一辈子了。妈妈对我说了一个美丽的谎言。”

  今年年初,韩杰决定尝试一下成都一位口吃青年治疗口吃的方法——到人多的地方大声演讲,先把自己的脸皮练厚,然后在演讲中锻炼说话的节奏,最后能正常地说话。

  从此,他每天下班回家后就会对着镜子练习,从晚上8点到12点。早上5点半起床,在门口的桥边对着河水和小鸟演讲1个小时,然后坐车去上班。休息天,就去公共场所练习,地铁、公交、西湖边都有过他的声音。他有了梦想,想当个演说家。

  韩杰说,他开始演讲的时候是在成都,那会儿说话磕磕绊绊,在街头一站就有好多人围观,被城管赶过,也被人指着脸说过“这个人有毛病的,是不是神经病院出来的”……

  有听众没明白他在讲什么

  有听众觉得这样演讲挺勇敢

  其实,在地铁上演讲真的需要勇气。中午11点是非高峰期,但是地铁列车里,乘客还是坐得挺满。

  “我叫韩杰,今天很不好意思打扰各位,我是来地铁上演讲的……”韩杰的声音虽然响亮,但没有经过发音训练,没到能贯穿一个车厢的程度。

  其实,韩杰在地铁上的发言算不上演讲,更准确地说,是磨练脸皮的大声说话。

  一位离他很近的中年男子的说法挺有代表性。“我没明白他在讲什么,就知道他原来有结巴的毛病,是来地铁里练胆子的,要自我突破。他要表达什么,有什么故事,要怎么突破,我完全没听清。”

  一位阿姨说:“他在演讲吗?我看了两眼,以为那个小伙子在打电话,没注意他在说什么。”

  也有人耳朵里一直塞着耳塞,压根没关注。

  但是有人挺欣赏这种行为,一个在城站下车的小姑娘说:“这里倒是个挺好的表达自己的场合。但是让我做,我还真做不出。”

  另一位带着孩子的妈妈说:“这个人胆子很大,挺勇敢的。”

  记者把这些听众的观点反馈给韩杰,他说:“我从来不敢问他们有什么感觉,我已经在折磨他们的耳膜了。这是我头一次听到大家的评价。”他有点迷茫地问记者,“我是不是离演说家很远?姐,你觉得我还要往哪个方面努力?”

上一篇:劳模分享故事 激励学生追梦
下一篇:尼克·胡哲《人生不设限》励志演讲会 荔枝新闻全程直播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