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乡村爱情故事”背后的山村变迁

“乡村爱情故事”背后的山村变迁

“乡村爱情故事”背后的山村变迁

  

▲“黑凤凰”马小月和丈夫高保红在家里。(记者 孙亮全 摄)

“乡村爱情故事”背后的山村变迁

▲“景凤凰”段建娥和姚占胜家里的墙上贴满了孩子们的奖状。(记者 孙亮全 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王京雪、孙亮全、胡靖国

  “县领导专门来贺喜,还鼓励我们过好日子呢!”16年后,说起和丈夫成亲时的“盛况”,关艳红仍掩不住有些小激动。

  那时的关艳红,还是个染着红发、剪着寸头的“时尚姑娘”。她从家乡黑龙江五常到太原一家木板厂打工,与同事姚建宝相识相恋。

  地处深山、穷名在外的山西沁源县景凤乡,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本地姑娘一个接一个地外嫁,外乡媳妇一个也娶不进来。村民娶媳妇难,各级领导也着急。打工仔姚建宝为景凤娶来第一个外地媳妇,难怪“惊动”了县领导。

  “我们乡直到2000年后才普遍能吃上白面,过去光棍特别多。进入新世纪以后,景凤的日子好起来,外地媳妇也嫁过来!”景凤乡党委书记卫文丽说,“现在全乡45岁以上的光棍还有56人,但45岁以下的村民基本都结婚了。”

  景凤“思凤”,娶来的媳妇都是“凤凰”。在景凤乡政府所在地景凤村,我们听说了4只“凤凰”的故事。

  这4只“凤凰”就是村里的4个媳妇:来自黑龙江的“东北凤凰”关艳红、来自云南的“白凤凰”周国庆、来自缅甸的“黑凤凰”马小月,以及景凤当地的“景凤凰”段建娥。

  “凤凰”飞进来、留下来,起初是因为景凤的人好,后来是因为景凤的日子越来越好。

  “东北凤凰”:爬山来的外省媳妇

  知道姚建宝的家就在山西,可恋爱头半年,关艳红提出想跟他回家看看,他总是转移话题,说老家偏僻,交通不便。

  沁源,西汉建县时叫“谷远”。有说法称,“谷远”即“孤远之地”。距县城100多里的景凤乡,是“孤远之地”的孤远之乡。“景凤是位置最偏的乡,是沁源的老后川。”乡党委书记卫文丽所称的“老后川”,指落后的山区。

  1986年,19岁的卫文丽来景凤乡当文化员,1996年调离,2014年又回景凤担任乡党委书记。“以前不管县里排什么名次,都是景凤垫底。”

  “寻河难渡一字沟,十人见了九人愁,年轻人愁得没媳妇,老人家愁得没盼头。”老顺口溜唱出了“老后川”的苦情。

  “还不是怕我看了他家的穷样,不跟他好了呗!”当姚建宝终于带关艳红回他家,关艳红什么都明白了——那还是非典时期,他们坐车坐到交口乡被拦下来,穿着拖鞋的姚建宝领着穿高跟凉鞋的关艳红爬山回家,俩人爬了5小时、40里地,在晚上10点终于到达景凤村。景凤是穷乡僻壤,姚建宝更是家徒四壁,父亲重病花光了家底,自己都30岁了,从没有媒人登过门。父亲过世后,他成了村里最早外出打工的人。

  1999年,东北姑娘关艳红认识了同事姚建宝。“他性格急躁,但对人好。”关艳红说话爽利,她爱笑,也容易逗笑别人。

  关艳红的新婚“彩礼”,是婆婆做的两床棉被两个枕头。姚建宝家没家电,没桌子,没耕牛,只有一套柜子,一张炕,4亩地和爷爷留下的5间年久失修的土坯房,“赶上下雨,外头下大雨屋里下小雨。”

  问关艳红看到这情况,心里打不打怵?她笑着说:“不怵!”嫁来景凤的头年春节,全家账上只有300块钱,关艳红花了几十块买了两套条绒运动服,跟丈夫一人一套,“他一身蓝,我一身红,吃顿饺子过个年,也挺好。”

  “有什么好抱怨?自家选的,穷,咱俩就奋斗。”勤俭夫妻的第一个奋斗目标就是盖新房。

  他们赶上了农村危房改造有补助的好政策。结婚3年后,有了一点积蓄,关艳红又跟弟弟借了2万块钱,加上1.4万元特困户危房改造补助,他们盖起了5间新房。

  “白凤凰”:“年轻时经不住哄嘛”

  2006年正月,云南大理的白族姑娘周国庆,抱着差几天满月的大儿子跟着丈夫杨宝庆回到景凤。

  2005年,“白凤凰”周国庆到平遥玩,顺便找了家饭店打工。饭店老板是杨宝庆的舅舅,杨宝庆在店里帮忙。

  “我老公不会说话,半天说不出一句,他舅舅全家帮他哄我,年轻时经不住人家哄嘛。”周国庆靠在炕边绣鞋垫,这种色彩鲜丽,开着芍药牡丹、飞着喜鹊凤凰的鞋垫是沁源的传统手工艺和非遗项目,“早几年家里忙没时间学,这两年才学会的。”

上一篇:歌手劉曉彤6月新歌《水晶鞋》童話般的愛情故事
下一篇:京城白雪·吴研亮相中国国际时装周 华服再现圣洁爱情故事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